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讲故事 > 短篇鬼故事 >

短篇鬼故事—爱的至死不渝

导读:二年前,罗文大学毕业来到A市与玲相识,经过一年的相恋,俩人在A市租了一间房子过起了同居生活。谁知天公不做美,俩人万万没有想到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。 罗文跟玲都是网虫,租了新房后,罗文咬牙花了一千多元购置了一台中等配置的电脑。平时下班回家或是休假的时候,这

二年前,罗文大学毕业来到A市与玲相识,经过一年的相恋,俩人在A市租了一间房子过起了同居生活。谁知天公不做美,俩人万万没有想到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。
  罗文跟玲都是“网虫”,租了新房后,罗文咬牙花了一千多元购置了一台中等配置的电脑。平时下班回家或是休假的时候,这台电脑成了他俩消磨时间的主要工具。罗文租的房子本就不大,单间配套。本来想再买一台电视的,想到空间较小就算了,所以唯一的娱乐工具也只有电脑了。而促成怪事发生的媒介,就是这台新买的电脑。
  说是新电脑,事实上是二手货。罗文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刚刚开始工作,手头又没什么积蓄,买二手货也是逼不得已。电脑买回来那天,罗文开机看到QQ登陆框里有一个陌生的QQ号,就本能地删了它。有家庭电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,只要在QQ登陆框里登陆了QQ号码,它就会自动记录下来,下次再登就会自动保留号码。可是奇怪的是,这台家庭电脑QQ登陆框里被罗文删掉的QQ号码,隔了没多久竟然自动回来了。罗文感到百思不解,反复又删除了几次,结果仍是一样。想了半天实在找不到什么原因只能不了了之,不就一个QQ号码,对电脑也没什么影响,竟然它不愿意离开这台电脑,姑且做个顺水人情实现它的心愿吧。没想到恐怖的遭遇至此拉开了序幕。
  A市的夏夜异常闷热,罗文经常在半夜被热醒过来。一天晚上,罗文习惯性地又睁开了眼睛,当时罗文的大脑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。迷糊中看到自己的电脑有人在使用,从背影来看是个女的,身形瘦弱,穿着一袭白衣披着一头过肩的长发。此人自然是玲了。玲喜欢玩QQ偷菜,有时候会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打开电脑偷菜。这种情况罗文见过几次了。所以已是见怪不怪,
  罗文带着半梦半醒的睡意对她说了一句:“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上班”。然后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。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吃完早餐。罗文无意中对玲提起了昨晚的事情,她听完后竟然惊讶的叫起来:“什么?昨晚你看到我在玩电脑?你是梦到的还差不多吧?我昨晚从没起过床,一觉睡到大天亮呢。”
  “哦,是吗?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?”罗文嘿嘿笑了一下,就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。
  接下来罗文又有几次在半夜里看到玲在玩电脑。事后玲都一口否认,也许是她不愿意罗文管得太多吧。但罗文也是为她好,白天要上班,晚上还要半夜起床玩电脑,这像什么话嘛?为了找到铁证,罗文决定下次发现玲上网的时候就跳起来当面训斥她。
 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,机会来了。
 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罗文感觉到有一股暖和的晚风从窗户外面吹进来,拂在脸上令罗文神智为之一振,侧耳倾听,窗外响起树叶“沙沙”的摇摆声。除此之外周遭一片寂静。罗文悄悄从床上坐起来,窗户那边的电脑开着,玲穿着一身白衣背对床铺,丝毫没有发现罗文已经蹑手蹑脚下了床。
  窗户与床铺仅隔三米左右,罗文屏住呼吸悄悄向玲走了过去。这时一阵晚风从窗户外面吹了进来,拨动了玲的一头长发,上下飘动像是起伏的海浪,顿时间,一股说不出的恶臭气息扑鼻而来,罗文本能地捂住了鼻子。心生厌恶的同时心想这是什么气味?难道是窗户外面死了老鼠?臭气就跟不期而至的晚风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转眼间风停气消,罗文松开捂住嘴巴的手,张大嘴悄悄吸吮了几口空气,迈开步子向玲走了过去,来到距她一米左右的距离,看到她仍然专注着上网,罗文气不打一出来,正想好好喝斥一下她。突然听到床边传来轻微的响动声。罗文迅速扭转头往床上看去,床铺靠墙的里面躺着一个女性,之前的响动是她翻身发出来的。此刻她在黯淡的光线下背对着罗文,导致罗文无法看清她的容貌。一瞬间,罗文心底冒起了一股寒意,如果坐在电脑旁边的人是玲,床上的是谁呢?床上的人如果是玲,电脑旁边的又是谁?
  罗文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,看看床上的人又看看电脑旁边的人,内心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恐惧。半夜三更,两个不明身份的女人,并且都拥有一头阴森的长发。门也锁上了,住的地方又是五楼。在这种情况下常人是毫无道理可以闯进来的,闯进来更不会专门是为了上网!综合一切只有一个解释:两个女人当中有一个是——鬼!
一提到鬼,罗文全身的汗毛齐刷刷竖起,心脏不受控制地“咚咚”巨烈跳动起来,这世上真的有鬼存在?
  就在罗文犹豫不决间,又一阵晚风吹起,死老鼠一般的恶臭味又钻进了鼻子里。罗文本能的低头捂住嘴巴,突然感觉电脑旁边的人站了起来,转过身子,正对着罗文。罗文带着狂跳不止的心本能地抬头与其对视,长长的头发下面,是一张苍白的脸庞。不对!这不是脸庞,是一个骷髅!
  “啊!”罗文带着深深的惧意惨叫一声,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  “你又做恶梦了?”这是罗文醒过来听到玲说的第一句话。
  “啊?这是恶梦?”罗文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,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了玲几秒钟,接着又扭头看了看窗户那边的电脑。
  “没做恶梦你干吗发出那么凄惨的尖叫声?真是的。让别人听到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。”玲满是责怪的语气,关切地看着罗文因为一夜没睡好而苍白的脸庞,叹息了一声穿衣下床说道:“我去热点牛奶给你喝吧。”
  看着玲离开的背影,罗文呆若木鸡地坐在床上,心想这真的是梦吗?梦中的骷髅和恶臭气息为何又如此真实?
  带着不安的心绪,罗文整个上班都是在神思恍惚中度过的。
  为了证实这不是梦,接下来的几个晚上罗文都逼迫自己在深夜醒过来,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之前的恐怖事情。可是至此玲没有再深夜上网了。久而久之罗文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做了一场梦。然而,上帝又跟罗文开起了玩笑。就当罗文相信这是一场梦的时候,那个不知名的恐怖女人再次从梦里来到了现实中。
  不知道是深夜几点钟,也许是凌晨一二点。罗文在迷糊中睁开了双眼,习惯性地扭头往窗户边看去,也就是这一扭头,罗文立即睡意全无。眼睛在黑暗的房间里睁得大大的。电脑的显示屏是亮着的,一个身着白衣的长发女人面对电脑一动不动地坐着,除了窗外的树叶沙沙声,周围一片寂静。
  又来了,又是她!她到底是人是鬼?此刻罗文的心情即兴奋又恐惧,悄悄伸手往身后摸了摸,回头看看,玲熟睡的容貌近在咫尺。罗文可以百分百确定床边的人才是自己的女友。为了防止玲在突然中被唤醒发出的惊叫声,罗文捂住了她的嘴,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她几下。她慢慢醒了过来,迷离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晰。
  罗文冲玲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然后松开捂住她嘴的手,示意她向窗户那边看去。玲按照罗文的指示抬头把视线移到窗户边,双眼立即放大。
  “怎么回事?她是谁?”玲压低声音轻声问罗文。
  “不知道。”罗文答。
  简短的二句对话过后,他俩沉默无话,恐惧在一点一点吞噬他们的细胞。
  有好几次,罗文鼓起勇气想起床一看究竟,最后都被玲拦住了。玲生于农村,或多或少带有农村人特有的敬畏鬼神的封建思想。今晚让她亲眼看到了房间里出现不明的女人,她深信对方是鬼非人。人与鬼争斗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,所以玲无论如何也不让罗文打草惊蛇惊动了女鬼。
  就这样,罗文跟玲恐惧不安的看着女鬼上网,熬了一整晚,天色大亮之后,直至对方突然从电脑旁边消失,他俩才如释重负地从床上坐起来,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把窗户的布帘拉开,放更多的阳气进来。
  暂时把梳洗抛到了一边,坐在床边商量昨晚发生的事。
  “怎么办?”玲焦急不安地询问罗文。
  罗文摇摇头,神情憔悴到了极点。
  “我们搬家吧。”玲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  “搬家?”罗文看了一眼玲,苦笑着说道:“如果你愿意损失一年租房合同金的话,那就搬吧。”
  “那...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。”
  面对玲的焦急,罗文沉默半响,最终想到了一个主意:“这样吧,我们卖掉电脑怎么样?”
  “卖电脑?”玲把目光移到电脑身上,停留片刻,语气有些不肯定的说道:“你能肯定是电脑把不干净的东西吸引来的?万一卖了电脑还是一样呢?”
  “这...”罗文一时语塞,她说的有道理。
  经过一至商量,罗文俩决定先暂时到外面开宾馆住几天,同时在市里物色这方面的专家,也就是驱鬼大师。
  住进宾馆的当天晚上,玲才记起手机放在家里忘记拿了。这可是个急死人的事%c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